手机下载劦枝视频要钱吗

【 .】,精彩免费!

原来卫辉府发生的一切,不断的传到京师,因为当时整个河南、河北都盯着这里,如果只是平息动荡,那就也罢了,官员也做得到,还弄得一飞冲天。

这在朝中大臣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他们都不敢相信,因此不少大臣决定还是过来看看,光听听不出什么来。

这不来还好,来了更伤自尊。

当他们进入卫辉府境内,就先给他们堵在路上,因为前面全都是货车,想给他们让道都很难。

要知道郭淡还扩宽了道路。

但是没有办法,这么多大作坊同时运作起来,一时之间,进出货物可想而知的。

无奈之下,王家屏他们只能下得马车来,该用步行。

“哎呦!这么多赶车的,这是朝廷的车队么?看着不像啊!”

张诚下得马车来,一看路上是茫茫多的车队,知道这马车是肯定走不了的,当即就抱怨起来,养尊处优惯了他,可吃不了这“苦”。

“公公小心,公公小心。”

左右两个小宦官,干嘛上前搀扶着张诚,其中一个道:“公公请放心,奴婢已经命人去找轿子了。”

纯净无暇高鼻梁少女惬意舒适写真

张诚拿着丝帕只抹汗,兀自忍不住抱怨道:“只要跟郭淡那小子有关系,就是麻烦多,真是气死咱家了。”

“这位小哥,们这运送的都是什么?”

王家屏走到一辆货车旁,向那在车旁指挥年轻人问道。

那年轻人瞧了眼王家屏,回答道:“这些都是粮食。”

“粮食?”

王家屏微微皱眉。

姜应鳞听得耳朵就竖起来,道:“们这粮食是从哪里运来的?”

他怀疑是不是万历暗中帮助郭淡,偷偷从各地运送粮食给卫辉府。

那年轻人瞧了眼姜应鳞,感到有些害怕。

王家屏忙笑道:“别害怕,我们都是京师来的商人,想来这里做买卖。”

“原来是这样。”

那年轻人当即松了口气,回答道:“这是金玉楼、醉霄楼从彰德府购买的粮食。”

姜应鳞又问道:“我等刚刚从彰德府过来,好像彰德府也缺粮食,这两三年整个河南道庄稼都欠收,他们哪有粮食卖给们。”

那年轻人笑道:“那也是咱们百姓缺粮食,但地主可不缺粮食,这些粮食可都是从那些大地主手里买来的。”

如今金玉楼、醉霄楼这些酒楼生意火爆,周丰、曹达都担心粮食不足,因为目前的粮食都是那些大地主手里买来的,而且是分批卖,索性就自己去周边买,贵一点也无妨。

“原来如此。”

王家屏点点头。

忽听得后面有人喊道:“前面的,能走快点么,在磨叽甚么。”

“抱歉,抱歉。”

那年轻人回得两句,又向王家屏等人道:“不与们说了,我们得赶路了。”

说着,他又指挥者车队继续前行。

方逢时走过来道:“看来那些消息都是真的,郭淡是利用商人的钱,从地主手中将粮食都买了出来,如此才缓解卫辉府的危机。”

王家屏和许国相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心中皆是五味杂陈。

如果是官府在管,肯定是向朝廷哭穷,请求朝廷拨粮食救济,要说没有粮食,那么这些粮食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刚从彰德府过来,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可是却有这么多粮食运来卫辉府。

这就很尴尬了。

一行人沿着车队往前走去,忽见小道上行来一家三口,父亲扛着一个麻布袋,小女孩拉着母亲的手,一边欢乐的跳着,一边朗诵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下一句是什么去呢?爹爹,知道么?”

那大汉憨厚笑道:“爹爹又没有读过书,哪里知道。”

方逢时笑道:“谁知盘中餐。”

“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小女孩欣喜的朗诵完后,又看向方逢时,一点也不怕生,笑嘻嘻道:“谢谢老爷爷,您们也是京师来的商人么?”

“晓儿。”

那母亲赶紧拉了下女儿的手,又向方逢时道:“几位大老爷,真是抱歉,这小孩顽皮得紧,不懂事…..。”

“无妨,无妨。”方逢时摆摆手,又向那小女孩问道:“怎么知道我们是京师来的商人。”

那小女孩道:“因为最近好多京师的商人来这里。”

方逢时点点头,又道:“方才念得那首诗,是谁教的。”

“是仁恩方丈教我的。”

“方丈?”

方逢时略显诧异。

那父亲赶忙解释道:“如今我们卫辉府规定,只要父母同去务工,那么家中小孩就能够去就近的寺庙读书认字。”

“是吗?”

方逢时惊讶道。

他们只知道结果,具体细节他们并不清楚。

“那要给香火钱吗?”方逢时又再问道。

“不用,不用。”

那父亲连连摇头,道:“我们夫妇只需拿着工作证明,就便可带着孩子去寺庙报名念书。”

许国走过来道:“这怎么可能,这和尚也得吃饭呀。”

“这我们就不清楚了,好像是那些商人每年会给那些寺庙香烛钱纸。”

“商…商人?”

什么时候,这商人变得这么大方、仁善。

还是说郭淡会仙法,将那些商人都给洗脑了。

殊不知卫辉府的产量增长的太猛了一点,这里物价在迅速下降,香烛大家都买一点,送给那些寺庙,那真是不值一提,而且这么一来的话,将妇女的劳动力给释放出来。

幻觉!

一定是幻觉!

前不久这里才动荡不安,可这才多久,粮食不愁还不说,孩子都还能免费读书,京师可也没有这么横啊!

然而,越接近汲县,对他们的打击越大。

虽然天公不作美,今年肯定是一个欠收的年,但不管是走在路上的百姓,还是在田里耕种的百姓,脸上都洋溢的笑容,家家户户都升起袅袅炊烟,路上遇到的百姓,要么挑着粮食,要么就挑着煤,如今要从卫辉府获取煤炭,那真是不要太简单,跑去煤矿干一天活,就可以捡一小担碎煤回来。

而且人人都穿着新衣服,就没有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跟过年似得。

这都是因为纺织作坊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碎布,那些妇人就收集那些碎布给孩子做衣服。

这与边上彰德府的百姓,可真是大相径庭。

姜应鳞突然道:“郭淡来了!”

方逢时仰头望去,笑道:“那小子连马都不会骑,亏他还有脸开马赛。”

只见郭淡坐在马背上,紧紧抱着陈旭升,往这边行来。

不消片刻,便来到他们面前。

“吁—!”

陈旭升一拉缰绳,回头看着还搂着自己的郭淡,急道:“快些下去,还抱着我作甚。”

他得下去行礼啊!

“扶我下去啊!”郭淡郁闷道。

“真是个废物。”

陈旭升差点没有吐血,气得怒骂道。

王家屏他们看着他们,皆是冒得一头冷汗,心里也纳闷,郭淡怎么一点威信都没有,小小锦衣卫都敢这么骂他。

可转念一想,郭淡好像也是一个小小锦衣卫。

但是…。

这个真的很难理清楚。

杨飞絮看着也着急,跳下马来,来到郭淡身旁,斜目瞥向郭淡,“下来吧,摔不着的。”

郭淡倒也干脆,二话不说,一招乳燕归林,扑向杨飞絮。

杨飞絮侧身避开。

啪!

“哎呦!”

只见郭淡趴在地上,憋着一口气道:“不是说不会摔着我的吗?”

杨飞絮淡淡道:“我说得也不一定准。”

“……!”

只听的一个尖嗓子,“哎呦!郭淡,什么变得这么懂礼貌,行这么大的礼。”

郭淡斜目一瞥,只见张诚笑嘻嘻看着他,暗骂一句,个死阴阳人。赶紧站起身来,清理了下身上的泥土,赶忙上前拱手道:“草民见过內相,王大人……。”

“行了!”

张诚一挥手,道:“方才那礼已经够大了,不用再行礼了。”

王家屏他们看着郭淡,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不管说什么,都是要打自己的脸。

方逢时笑呵呵道:“郭淡,这干得还挺不错的呀。”

“是吗?”

郭淡憨厚的笑道:“我还觉得不够好,没法向陛下复命,不知尚书大人觉得哪里好,我好记下,到时也好跟陛下复命。”

瞧瞧!

就不能说句人话吗?

方逢时当即无语了。

正当这时,只听得一人嚷嚷道:“郭淡,郭淡,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其门镇那边打起来了。”

只见吴观生纵马从东边飞奔过来。

来到这里,他突然看到张诚、王家屏等人,顿时一脸懵逼。

王家屏沉眉道:“方才说什么打起来呢?”

吴观生突然惊醒过来,赶紧下得马来,“卑职参见大人。”

王家屏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观生瞟了眼郭淡。

郭淡赶忙道:“看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况且我又不管这事,维护治安是们的事啊。”

哇!这锅摔得,吴观生真是服气,如实禀报道:“回禀大人,是这样的,昨日其门镇的河门村与滑县的下河村发生了械斗,我们童队正在那边处理,但因为这事与郭淡有关系,故此童队让卑职回来与郭淡商量。”

“阴谋!”

郭淡立刻道:“这一定是个阴谋,各位大人没来之前,一直都相安无事,这一来就出事,肯定是阴谋。”

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不可能这么巧啊!

“先别说话。”

王家屏微微瞪了郭淡一眼,又向吴观生问道:“们可有查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械斗?”

吴观生道:“这…这是因为下河村的村民都想来卫辉府务工,但是河门村村民守着路口不让他们过,这一来,是怕他们抢自己的活干,二来,是因为前不久下河村的村民也曾阻止河门村的村民进入滑县,双方就因此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