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f2d6app

医学中心。

“看!”

亚当推了推比安卡,指了指护士站精神奕奕的克里斯蒂娜。

“真的这么拼!”

比安卡心累不已。

幸好她蹭亚当的公寓,就住在医院旁边,不然加上路上花费的时间,要想比别人都早过来,怕不是要三点就起床了。

要知道,虽然早5晚7后,理论上她能早睡。

但事实上,每晚下班哪有不拖的。

再加上,回去就能睡?

别开玩笑了。

想到这里,比安卡抬头瞄了亚当一眼,心中开始计算是继续蹭亚当公寓省下路上时间,还是直接搬出去,省下更多的睡眠时间了……

“你不明白,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在洗澡时,你不能穿着Hello Kitty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泳池美少女精灵纯纯笑容娇小饱满身躯唯美写真

娘炮小胖子乔治的抱怨声从医院外传来。

“对了,说起这个,记得帮我们买卫生条!”

利兹不在意的声音传来。

“我是男人!我不买女性用品!”

乔治快崩溃了。

“亚当!你帮我说句话!”

当看到亚当和比安卡时,乔治急声道。

“喔喔喔!”

亚当伸手阻止道:“你是不是男人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我帮你说话?”

“哈哈哈!”

梅雷迪斯和利兹大笑的走开了。

“……”

乔治哀怨的看着亚当。

“别这么看我。”

亚当耸肩道:“谁让你非要和她们住一块的?难道从家搬出来,你就真找不到其他地方住了?比安卡,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你就是馋她们身子,你下贱!”

比安卡配合的插刀。

这句话,她已经不止一次听亚当提起过,作为知根知底的好朋友,亚当一个眼神一句话,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干。

“我没有!”

乔治否认道:“梅雷迪斯的房子很好,再加上大家都是同事,住一起也方便,所以我才搬进去的。”

“那现在你也可以搬出来啊。”

亚当调侃道:“不然利兹再穿着hello kitty 在你面前晃时,你受的了?先别说话!我给你分析一下,如果说你受得了,那说明你不是男人!

而如果说你受不了,那你为什么还不搬出来?还不是馋某些人的身子?有贼心没贼胆,比安卡,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秦兽和秦兽不如,你选一个!”

比安卡心领神会,习惯成自然的做出了配合。

“……”

乔治快哭了,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们不是好人!”

“他喜欢谁?”

比安卡好奇道。

“你觉得呢?”

亚当不答反问。

“利兹更漂亮,但乔治看到她心感的一面,却不偷着乐,反而极力阻止……”

比安卡思索道:“那就是梅雷迪斯了!”

“正确。”

亚当和她一边往换衣室走去,一边笑道:“那你再猜猜,梅雷迪斯知不知道乔治暗恋她?”

“肯定知道。”

比安卡说道:“这么简单的逻辑一想就知道了,就算是情窦初开的菜鸟,凭借女性这方面的天赋直觉,也能想到,梅雷迪斯一看就是情场高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bingo!”

亚当打了一个响指。

“她是故作不知?”

比安卡恍然。

亚当笑而不语。

换衣室。

克里斯蒂娜靠在那里,嘴里不断轻声念叨着什么,亚当耳尖,听得明明白白。

“55岁,女性,患有胰腺癌,已经进行化疗,控制了癌细胞扩散,腹痛指数为3级,最大10级,感觉恶心但没有呕吐,腹泻,便血,黑便,最高体温37.2度,无发热,生命体征平稳,化验显示,胆红素值为7,肝脏酶升高……”

“恭喜啊!”

亚当对克里斯蒂娜笑道。

“恭喜什么?”

克里斯蒂娜停止低声背诵病历,警惕的看着亚当。

“别紧张。”

亚当笑道:“这个病历是伯克医生的,怎么也轮不到我和你抢。”

“你知道就好。”

克里斯蒂娜松了口气:“为了今天这台手术,我四点就到了。”

“手术?什么手术?”

梅雷迪斯立刻走了过来:“你有什么情报?”

利兹和乔治也看了过来。

“和你们无关。”

克里斯蒂娜将记事本塞进口袋,连连摇头,一句口风都不愿意透露。

亚当说的对,他和她不是一组的,基本上别想抢她的手术,但梅雷迪斯、利兹还有阿历克斯,可是和她一组,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哪怕她和梅雷迪斯是闺蜜,但既然来到这个竞赛场,就要遵守竞赛规矩。

赛场无闺蜜!

当初梅雷迪斯抢她风头的一幕,她可永远不会忘记的。

今天周五。

伦纳德那个心脏搭桥的手术,安排在了上午。

亚当自然要跟着进手术室的,因此也没再被雪妮安排去急诊。

中午时分。

医院餐厅。

“梅雷迪斯,很棒的一台手术。”

亚当道喜道。

“谢谢。”

梅雷迪斯欢喜道:“这种颅骨被射钉枪射进7根3.5英寸长的钉子,不仅没当场死亡,也没伤害到其他神经,反而只压迫视觉神经的病历实在太稀罕了。

我们将它以射进去的角度分毫不差的拿了出来,没有任何出血,手术非常成功,不得不说谢普特医生真是天才医生。”

“呵呵。”

亚当忍不住笑了笑。

“呵呵。”

克里斯蒂娜也附和的一笑,但是她的笑容就没那么开心了。

梅雷迪斯心虚的垂下头,不理会两人意味深长的笑声。

谢普特医生的确很棒,各种意义上的,不能因为她和他不可描述了,就不让她说了吧?

“你的胰腺切除术准备的怎么样了?”

亚当看向完全没早上那股干劲显得有些郁闷的克里斯蒂娜:“是不是不顺利?”

“你怎么知道的?”

克里斯蒂娜猛地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知道她是医学中心的老护士。”

亚当提醒道:“她的身子很糟糕,做胰腺切除术很可能熬不过去……”

“我知道,但是她必须做手术,不然就只有等死了,伯克医生让我做各种检查就是为了做全方位的准备……”

克里斯蒂娜说道这里,对上亚当‘你品你细品’的眼神,总算明白过来,咬牙切齿道:“son of the bitch!她就是进来等死的!伯克知道!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