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污

☆、1272_翻译器

老爹:“冰洞里是灵气环境失衡, 但冰洞附近其实是平衡的。所以当你站在冰洞旁, 只要没有入内,你都感觉不到热量, 冰洞周围的冰也不会融化。”

哦, 根本没有灵气失衡,自然也就不会有副作用。

我:“我的身体虽然没有进去, 但我的灵力是一恢复就泡进了岩浆里。”

老爹:“很短的时间泡进去, 一瞬间耗空,在冰洞外恢复。”

哦,浸泡的时间太短, 不足以产生副作用。

我:“那如果我进入冰洞,比如到第一层,去炼制第二层的岩浆?”

老爹:“你可以试试,看自己能不能一直待在里面炼制。”

我:“……不能一直, 因为我撑不住?”

老爹:“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灵力耗空时你靠什么防御?毛球和裴冰?你是锻炼你自己还是只锻炼他们?你在冰洞里耗空灵力后要怎么恢复灵力?靠那失衡的灵气环境?尽想些没用的。”

被老爹断了通讯, 我对裴冰说:“可以一直炼制, 没害处, ‘觉得自己要熔化了’那是错觉。”

我不阻拦的话可以得知我部通讯内容的裴冰呵呵笑:“裴长老翻译器?”

虎牙气质邻家妹妹日系甜美写真

我:“乖, 你又该去泡岩浆浴了。”我对裴冰真不怎么能心疼得起来。要是换成让毛球干这个, 我大概早就改回去炼灵植通明果了。

可能是因为……裴冰长的不萌?

裴冰怒而投岩浆,一边诅咒我:“这么看脸,我等着看你结婴会有多难!”

……错了,这不是诅咒,我还没结丹呢, 你就等着看我结婴,谢谢祝福哈。祝福我等于祝福你自己,双赢,很好。

☆、1273_着迷

当我习惯了炼制第一层岩浆通明果,熟练到不需要裴冰阻挡下面的层后——只要炼制度足够快,我就可以赶在下面层的灵气冲上来补充第一层之前,将第一层岩浆通明果炼制好——我还是进入了冰洞第一层,准备炼制第二层岩浆。

第二层的炼制本身并不比第一层的难度大多少,但因为我必须身处第一层或第三层或第二层里才能对第二层进行炼制,而不能在冰洞外对它动手,所以,我灵力耗空后就有些麻烦了。

为了适应,我先在第一层里对第一层岩浆进行炼制,每次炼制一完成毛球就拖着我回到冰洞外。

在冰洞外和内炼制还有一个不同。在冰洞外炼制完时只是能感知到下层的火灵气上冲到第一层、使第一层恢复原样,但身处第一层中炼制完时,就能切身体会到上冲的火灵气席卷第一层,夹裹着下层的岩浆、吸收周围的碎石等物质形成新的岩浆。汹涌、热烈、磅礴,映衬着人类的渺小,就像我上辈子死时那碾压而来的自然之力。

令我有点着迷。以至于我还专门让毛球每次都多等几秒再拖我出去,使我能完整地体验那种感觉。

毛球倒是没意见,它还贴心地调整了给我做的防御屏障,让屏障尽量薄弱,仅仅保证我不受伤,使我能够最大限度地去体验。

裴冰就比较煞风景了,他说:“着迷回味自己的死?自虐很有快感吗?”

所以我更爱毛球。

裴冰:“因为我指出了你的污秽面吗?”

污秽的是你的脑袋。

☆、1274_摸到了边?

适应了在第一层中炼制第一层岩浆后——在岩浆层和空层都适应了——我又去适应在第一层中炼制第二层岩浆,然后是在第二层中炼制第一层、在第二层中炼制第二层、在第二层中炼制第三层、在第三层中炼制第二层……

在冰洞内炼制,感受岩浆的奔腾,在冰洞外恢复。这样不断循环,直到我成功地在第九层炼制了第九层岩浆。

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安静地待着,以我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只能下到第九层,这是筑基巅峰的层,再往下,第十层就是金丹期的层了。

而我居然成功批量炼制了筑基巅峰的材料,甚至还探了探第十层的情况,虽然被第十层给打回了灵力,但也可以碰触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摸到了金丹的边?

摸到了吗?没有结丹迹象嘛,冰洞晃点我。

我哥:“你清楚地知道结丹迹象是种什么感觉吗?”

我觉得我的资料癖被小瞧了:“我看过人结丹,很多人。”在云霞宗结丹又不是什么稀罕事,虽然我这辈子才活了二十来年,在修士的时间观里短暂得不值一提,但筑基到金丹毕竟不像金丹到元婴那么漫长,云霞宗每年还是基本都会有一两个结丹的,而且影像记录玉简里也很多啊。

我在烈厄时判断邹寰快结丹了就没判断错,后来看合欢宗安荫快结丹了也很准,我的眼光还是有的。

我哥摇头:“看别人和看自己是不一样的。看别人其实是拿别人的状态和自己比,以自己为参考点,比自己高出多少就逼近结丹,这个你资料看得多,心里有谱。但自己跟自己比呢?你的参考点没有了,你怎么判断?”

我:“但是我记得曾经的我啊。”

我哥:“每一个人的结丹情况都有差异,比你高出多少修为是结丹临界点,影响因素有很多。不临场感知、不现场对比,是无法确定的。它无法定量地去描述,大部分修士既不能判断比自己修为高的人是不是临到突破,也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快突破了。你能是因为你看得太多,实际的、资料的,养出了一份直觉。就像你看到一件事,直觉有危险,但你说不清为什么危险,自然也无法在以后看到类似的事情时,从理性客观的角度去分析这一次有没有危险。尤其当你试图判断自己时,做不到客观,总去想‘是的吧’‘应该是吧’,你的‘直觉’就失效了,因为你分不清楚产生那念头的到底是‘直觉’还是‘幻想’。”

☆、1275_划个范围

我还是不太明白:“那你能感知到我什么时候能结丹吗?”

我哥:“这问题也没有意义。云霞宗弟子,在筑基巅峰的修为稳定后,距离结丹就快了,但这个‘快’到底是一两年,还是一二十年,或者是一两天,说不准。这个你自己就实际看到过,以前看某位前辈快结丹了,然后一晃大半年过去,还没结,还是维持在那种‘快结丹’了的状态,不奇怪对不对?”

我:“所以说……肯定是快了,但到底有多快,没有准数?”

我哥:“修炼的事怎么可能有准数,精准预知在未来的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修为提升一个大等级?你问问窥天门敢不敢做这种预言。就连刻意压制修为等着天时地利人和来升级的,也最多把升级时间范围划到月,保险起见是要划到年的,修为高的甚至是划到百年。你看你自己筑基的时候,跟预定一样吗?这事没法定。”

我:“那……你给我的结丹时间划个范围?”

我哥:“你很急吗?”

我:“不急,就是心痒想知道。”

我哥:“好吧,我给你划一个,在你身体年龄二十岁以前,肯定结丹。”

谢谢你这么肯定哈……从出生起就开始修炼的双灵根和单灵根,只要不是自己刻意压制,那在身体年龄二十岁之前结丹,这特么就是惯例。

所以十大中的筑基期才会在各种场合都被当成嘴上无毛的小孩子。这是实力的问题,也是长相的问题——金丹期在十大中虽然也是小辈,但有时候是会被委以重任的,也就是说,在必要的时候,作为小辈的金丹期是担得起事的。筑基期不行,十大不仅是把筑基期当小辈,还是当孩子。一旦有正事便会表示‘小孩子一边玩去,别捣乱’;偶尔分派点什么正经事,也是说‘练个手,学习一下’。

我不再理会结丹的事情,在冰洞第九层里把第九层岩浆的炼制熟练度刷到难以提升后,我结束了岩浆通明果的炼制,回到裴峰拿炼制裴峰的雪清火——通明果炼制多了,我现在看到什么都想炼制通明果。

☆、1276_直到恶心

裴峰的冰雪很多,长年累积的结果,剑修峰都是这样子。本着不在一处坑的想法,我把裴峰的雪炼薄了些后,又去了剑修峰的其他峰头,跟各峰负责人说清来意,便把各峰的雪都炼薄了一层。

各峰弟子表示:别只薄一层啊,炼到露出泥土不好吗?

说这话的时候你们敢不敢不人工造雪!

还有说:

“该我造了,我也要裴美人炼制我的灵力造雪。”

“滚,排队去,明明该轮到我了。”

“这组再来一个人,美人炼制度太快,量又大,我们造雪组必须有人数优势才能赶得上美人的消耗。别浪费了,美人炼自然老雪有什么意思,都来人造的。你们快点选个人出来,别打了,都有机会,轮着来。”

……

请你们不要让我听见行吗?

雪炼制得腻了,再去种植峰炼制灵植,一种一种再一种,直到一想起炼通明果就犯恶心,我停止了这个持续了两年多的活动。

是的,此刻距离我在种植峰上拿秃头树树叶给众人示范通明果炼制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在这两年多里,我的主要活动就是炼制通明果。各种原材料的通明果,废寝忘食地炼。

要不是我每天都还保证了剑修基础训练的时间,我都快怀疑自己到底是啥职业的了。

我姐:“我就很怀疑。你把你炼制的通明果堆出来看看,那产量……你为什么一定要炼到恶心了才肯停?”

我:“因为在恶心之前,我一直觉得很有趣。”

我姐:“中间值呢?要么恶心,要么有趣,二者之间的无感呢?”

我:“这里面还有惯性的问题。当觉得一件事有趣的时候,我就会一直做下去,即使是到割裂来看已经无趣的时候,我也会因为前面的记忆而继续以为有趣。当把那份‘以为’彻底磨灭时,就已经过了觉得无趣的阶段,而到了厌恶的程度。”

这种心理过程我比较熟,上辈子玩游戏就屡次有这种转变。所以我玩游戏,要么就天天玩,一旦感到腻了、弃了,那肯定不会再重新捡起来玩——咦,这么一说,难道通明果我以后也再不会炼制了?

我姐表示不能理解:“对一件事什么时候失去兴趣自己不知道吗?”

我:“惯性……强迫症?可有可无的都按先前的步调继续走,直到再也走不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果瓤和果肉的区别

这个可以参考哈密瓜。中心的、裹着种子的、一般挖了丢掉不吃的那一部分,是果瓤;去皮去瓤后通常吃的那一部分,是果肉。

——————

上一章末尾说的专家是指谁?

对二公子而言,所有长辈都是修炼方面的专家。这一次是指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