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ios商店小黄油

林尘给韩玉莹打去电话,电话很快接通。

“喂,林尘,你们来了没有?”

“已经在体育场外面了,不过我可是在等你的邀请函。算上你之前送出的两张,还差四张!”林尘说道。

“不用邀请函,你是重要演出人员,你直接带着唐小姐他们去后台。我已经跟工作人员说过了,他们会让你们进来的。”

“好,这样更方便!”林尘也觉得这样不错。

“好了,你快点来,我等你们,要赶紧给你化妆,换演出服!”韩玉莹催促道。

林尘挂掉电话,对几人说道:“咱们直接去后台入口处,不走正门。在后台,可以更近距离的观看本大帅锅的精彩表演!”

何苗苗听了,兴奋的说道:“哈哈,后台肯定比外面好玩多了,咱们去后台。”

林尘带着几人绕到后门,到了后门,果然看到有不少保安,还有很多学生志愿者在维持秩序。

“哇塞,这里的人也不少耶。难道都是跟咱们一样,想要走后门的学生?”何苗苗好奇的问道。

唐苏苏捏了捏何苗苗的脸,教训道:“臭苗苗,瞎说什么,什么走后门,难听的要死。咱们是贵宾,是被韩玉莹邀请的贵客,懂了吗?”

“嘻嘻,没错,咱们是贵客!”

甜品店mm水汪汪大眼清纯甜美秀色可餐

林尘带着几人朝着后门走去,就突然被人拦下了。

“几位同学,这里是后台演出重地,只有演出人员跟工作人员,还有拥有特殊邀请函的人才能进去。”一个学生志愿者拦住了林尘说道。

林尘看着面前的男生,说道:“我也是演出人员,林尘,你可以查查我的名字。另外,韩玉莹应该跟你们说过了。”

听到林尘的名字,那人好奇看了他几眼,因为刚才韩玉莹,的确特别交代过,要让他们对林尘这个人客气点。

“你就是林尘,那你进去吧。”男生说道。

林尘指着唐苏苏几人,说道:“这些都是我朋友,同学,也要跟我一起进去。”

男生眉头一皱,按照规矩,显然是不能让这么多外人进入的。可韩玉莹可是亲自交代,要他们对林尘客气点,显然这个林尘是韩玉莹的朋友,还是不能怠慢的。

对方带着朋友来捧场也是正常情况,之前就有很多演出人员,也是带着同学,朋友过来了。

这名同学刚准备放行,从后门走出来一个人,看到林尘后,喊道:“是你小子!”

林尘望向对方,觉得眼前的家伙有几分眼熟,但却实在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

“我们认识?”林尘不解的问道。

那金丝眼镜男,直接脸色难看的跑过来,对着把门的人说道:“绝不能放这小子进去。”

“为什么?”另一名男生小声的问道。

“就因为他羞辱玉莹,这种没素质的人,绝不可能放他进去。”

林尘冷笑一声,这小子是白痴吗?居然还说他羞辱韩玉莹。

唐苏苏几人也听到了金丝眼镜男的话,不等林尘开口,唐苏苏可不会跟对方客气。

唐苏苏直接指到对方脸上,鄙视道:“喂,四眼田鸡,你白痴啊,你居然敢污蔑林尘,你怎么知道林尘羞辱了韩玉莹?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唐苏苏很不爽,这四眼田鸡居然敢冲着林尘大呼小叫。在唐苏苏的思维里,她是林尘的主子,只有她才能对林尘呼来喝去。

其他人敢这么对他,就是对她不敬,她唐苏苏很生气!

身为林尘的女主人,她当然要维护林尘了。

那金丝眼镜眼,看到唐苏苏这么漂亮,容貌气质居然都丝毫不输韩玉莹,是一脸的惊艳。

尤其是看到另外几女,同样各个不输韩玉莹,可谓是各有千秋。眼中惊艳的同时,反倒十分的嫉妒林尘跟郑乐了。

可美女归美女,眼前的美女居然喊他四眼田鸡,还说他白痴,这家伙顿时怒了。

“哼,我当然知道他羞辱了玉莹。这一点就足够了,我管他是谁?敢羞辱玉莹,他就算是首富,是市长,我也是不让他进去!”

“喂,四眼田鸡,你说林尘哥哥羞辱韩玉莹,你有证据吗?没证据,我们可要告你污蔑。”何苗苗也气呼呼的说道。

金丝眼镜男,嗤笑道:“没证据的事情,我会乱说吗?我见过这家伙,上次我在外面,发玉莹准备开演唱会的传单,正好将一张带有玉莹照片的传单给他。他却看都不看,直接揉成一团扔了。这还不足够证明吗?”

“那传单上可是有玉莹的照片,此人却极其的不尊重玉莹。他如果不想要,可以不接,接了却看都不看,直接就给扔了,一点素质都没有!”

听到对方这么说,林尘终于想起来了。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你。”林尘

说道。

董珊珊关心的问道:“林尘,究竟是因为什么?”

林尘立刻将当时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众人听。当然,还有这位四眼田鸡,连小偷都不敢抓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哇塞,这家伙果然是脑袋进水了。先不说逻辑错乱,林尘只是将传单当成了小广告给扔了,根本没有羞辱韩玉莹的意思。”

“更搞笑的,这家伙自己就是个没素质的人,居然还有脸污蔑林尘。天啊,这就是典型的,自己一身毛,还说别人是妖怪的家伙啊。他竟然还有脸找林尘的麻烦,我要是他,真的要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是啊,是啊,这家伙太可恶了,就是个虚伪的家伙。真的好丢人哦,面对抢包的抢夺犯,不敢挺身而出,反倒抓着一些小事情不放,更过分的,林尘哥哥的小事也没做错什么。竟然在这里装道德帝,装什么装啊,真恶心!伪君子,道德帝什么的,最讨厌了!”

郑乐也走上前,嘲笑道:“真尼玛活久见啊,果然是白痴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种极品,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金丝眼镜男被几人一阵讥笑,挖苦,嘲弄,被气的满脸通红。当然,心中也十分的羞愧,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判别人,却被人反将军,实在是尴尬难堪。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