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黄瓤西瓜

不大一会儿,一群凶神恶煞冲进禁闭室,赫然发现殷非凡不见了。

该死的,人去哪儿了?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纷至沓来,杨征带着人马前来释放殷非凡,将里面来不及撤退的人马堵得个结结实实的。

脸色漆黑的杨征一声令下,“全部拿下,如有反抗者,当场格杀!”

前来的军官即刻将黑爪子们悉数镇压就地审问,得知是田素素的余部,一直潜伏在军区外面,他们的任务是收拾殷非凡。

杨征的脸色瞬间黑了,这些黑爪子简直无法无天。

刚把殷非凡的媳妇闺女害死,又来祸害他!

田素素你这个死特务,死了都让人不得安宁。

柳弘毅得知消息,震怒不已。

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潜进军区杀人,这还有没有天理国法?

而且现在问题来了,殷非凡不在禁闭室,他到哪里去了?

早八点,少了一半成员的调查组到位,个个一身正气,师部会议室头一次充满了正能量。

日系清纯美女嘟嘴卖萌成表情包

然后他们等到八点半,都没有等到原本该出现的洛宁。

不但洛宁没有出现,该回到病房的谢长安也不见踪影。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这是什么情况?

晋大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洛宁一早前往帝都为首长治病,殷非凡作为她的助手同行!”

原来如此,杨征柳弘毅等人恍然大明白。

殷非凡还会医术呢,藏得挺深啊!

明天成和明攀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让左云寒出来。

被关在警察局的左云寒越来越暴躁,不断在房间里面砸东西。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罗继玲的口令,加权家季家双双按着,明家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左云寒出去是个梦。

但是明家收买的一些人,还在小范围的活动,这不刚刚给左云寒送去了消息,信已送走!

暴躁的左云寒渐渐安定下来,又迎来了下一轮的疼痛折磨,继续渡劫。

生命不息,渡劫不止。

这就是惹到洛宁的下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左云寒渡劫的时候,明家异常热闹。

一个风尘味儿特浓的女人出现在明家表明自己的身份,她是左云寒的女人,并且信誓旦旦要嫁给左云寒。

从此以后,想要嫁给左云寒的女人们一个个闪亮登场,如过江之鲫。

凡是跟左云寒有染的,全部给请了出来。

每天都把明家的门槛踩破了,把明天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躲在明家附近的杞伍,每送一个女人门,就会暗叹一次洛宁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

她这个计策把明家从小培养捧着长大的左云寒从云端拉到泥潭。

明家的闹剧继续演,一时半会儿完不了。

军区的调查组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田潇潇举报洛宁用20块钱贿赂她,打听她家的底细,居心叵测。

不但如此,田潇潇还红口白牙的编排洛宁不是个好东西,被抓到局子里去过。

而且洛宁和田素素不和是为了转移其他人视线,造成一种她们势不两立的假象,其实洛宁就是隐藏在冀都的特务。

田潇潇代表冀都人民请愿一定要严惩洛宁,还冀都一片朗朗晴天。

这个搅屎棍出门是没带脑子的,或者说她天生就没长脑子。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田潇潇作为田素素的妹妹正确的做法是韬光养晦,避之不及。

她不但不避,还跳出来趟这趟浑水,怒刷存在感。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不怕死的精神,深怕自己死不了的精神!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她如此不要命瞎几把干?

这是爱情的力量啊。

左云寒天天被伤痛折磨,他出不去,但是田潇潇可以自由活动啊。

于是田潇潇就成了他打击报复洛宁的枪,即使弄不死洛宁,也要让她脱层皮。

田潇潇得了黑影的指使,在家抱窝养胎,终究敌不过左云寒的魅力,一拿到信就不管不顾的为左云寒冲锋陷阵。

调查组商量了一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作为田素素的亲人,她的特务嫌疑很大。

于是田潇潇被起来审查。

看吧看吧,莫伸手,伸手必不捉,田潇潇不信,就被抓进去了。

田潇潇被带走的时候依然丝毫不惧,一副大义凛然的嘴脸。

能为心爱的男人做点事情,她觉得很高兴,很自豪,很骄傲。

如果云少爷知道她被抓起来了,肯定会来救她的。

这脑子要是没有被驴踢,猪都不信。

左云寒自身难保,明家在权家的打压下岌岌可危自顾不暇,她会被救

个毛线!

小四合院里,洛百万坐在房间里看电视。

眼睛盯在电视,心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大早大丫过来给洛海送了不少糕点,还带了不少米面肉和蔬菜过来。

然后去了隔壁许建斌媳妇那里,没多久就离开了。

这次大丫虽然什么都没说,洛百万知道,洛宁要等到那些东西吃完,她才会回来。

洛海出去找那个什么强子了,家里就他一个人。

他这心神啊,就没有一刻安稳过。

不知道大丫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这件事情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他从来不信大丫是什么特务,她的确不一般,但是跟特务扯不边。

来冀都好些天了,一直没见着谢长安,听说伤得挺重的,现在还起不来床。

以前觉得谢长安是个不错的年轻人,现在想想也就那样吧。

大丫那么能干那么聪明,找个什么样的不行。

跟着谢长安太危险了,谢长安还嫌弃大丫,而且谢长安家里那些极品太折腾人了,他心里渐渐有了些想法。

村子里那些被关押的妇女不知道回去了没有,人心太可怕了,师长千金太可怕了,当官的太可怕了,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惹不起。

这次他把大丫的存折都带出来了,希望洛海去看的地方不行这样大丫就会放弃冀都,跟他回家!

挣不挣钱其实都无所谓,只要大丫平安就好啊!

家里的日子比起以前真是好了太多了,就是守着酸枣糕也够了。

虽然天热之后,腌猪肉的生意就没有做了,但他在作坊有工资,大丫还经常给他拿钱买衣服什么的,基本都没有花钱的地方。

洛百万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权英敲了敲门走进去,“洛叔,村子里的事情解决了,你不用再惦记!”

“太好了!”洛百万激动得不行不行的,终于可以放下一件事情了。

庆安村,被关押的妇女光荣的回到村子里,村子刹那间沸腾。

王铁军终于松了口气,可一想到作坊的生意他就头大,如果能联系得洛宁就好了。

大叔去了这么久也没有打个电话回来,也不知道洛宁在外面到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