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app

(今天终于军训完了,大学生活也即将真正的开始,对于大学,小和尚可是算得上的的确确的菜鸟,都说只有上过大学人生才会圆满,不过,小和尚倒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大学似乎只是一个停车站,人生的圆满是这个世界,这个让所有人都不曾真正了解的世界有些跑题了小和尚为了报答各位仙友的支持,今天将会加更多章望各位仙友多多支持各位仙友还请多多支持小和尚,支持《混沌八皇》小和尚也算得上是以卖字为生还请各位仙友多多支持投出你们的鲜花和贵宾)

王墨仅仅只是轻手一挥,那人双臂,猛然泛起绿色火焰,显然是幽冥鬼火,那人惨叫一声,坠落在地,而其的双臂却是消失不见

右手又是轻轻一挥,那黑衣人身上的幽冥鬼火瞬间消失,再一看,却见那绿色的妖冶火焰此刻正静静的悬浮在王墨的手心!

黑衣人此刻似是已经忘记自己的双臂已经消失,只是满脸惊恐的看着一脸漠然的王墨,甚至连疼痛都已忘记,然而其苍白的脸色和几乎拧在一起的眉毛却说明出此人是在强忍着

那黑衣人面色惊慌,厉声道:“你不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以慰我兄弟在天之灵”

“我不杀你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的”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heiyaПge。 “你休想”

王墨话还未说完,那中年男子就轻呸一声,打断了王墨的话,不知为何,王墨似乎并没有生气,甚至连眼神都未曾变化一丝依旧是那副淡漠的神色

或许是四人之间的兄弟情谊,让王墨动了恻隐之心,微微摇了摇头,王墨轻声道:“我不杀你等着你来为你兄弟报仇”

正当王墨与那中年男子对话之时,数里之外,一个白发男子此刻轻轻的咽一口口水,双脚一点,瞬间祭出自己的逃生仙宝,再次出现已在百里之外。

王墨连杀三人的干净利落,彻底的把他这个桀骛之人,看的目瞪口呆,那四个黑衣人,若是单独一个,他有把握杀掉,即便是两个,勉强之,也可获胜。

但,若是三个,即使用出自己的本命仙宝,那么他最多也就只能平手,如果是四个,则只有横竖一死,可王墨,居然如此轻描淡写的连杀三人,如此一来,身为伤门半步四宫境界的白发男子岂能不惊。

那自己无论怎么看,王墨在其眼中也不过伤门二宫后期境界的仙者,此人边断定王墨必定是隐藏了修为

清新性感

白发男子之所以急速逃跑,而是自己蓦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仙力波动向自己袭来,白发男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偷看被王墨发现,就那麽笔直而又惊恐的站了近百息,直到那股强大的仙力波动逐渐不再锁定自己之时,白发男子第一时间便祭出了自己的逃生仙宝向远处逃遁

然而虽说王墨也发现了暗处偷看的白发男子,却并没有理会,那股强大的仙力波动,王墨赫然也是感应到了。不过王墨也感到那强大的仙力波动却是来自虚空,想必这背后之人在那中年男子身上留了一处仙识,自己与那四人的打斗,那人自然近如眼前

正是发现那股强大的仙力波动,王墨才放弃了从那中年男子口中问出什么

那声轻叹,王墨是在为这中年男子感到惋惜,想必那背后之人是不会放过这眼前的中年男子!

果不其然,在那白发男子逃脱之后,地上的中年男子猛然惊喜道:“大人大人救我!”

中年男子此刻才发现自家大人已经来到,无视中年男子的呼救,片刻之后,虚空中传来一道深厚的声音:“废物对我的客人竟如此无理该死”

话毕,虚空中猛然出现一张巨大的手掌,朝着地上惊恐不已的中年男子急速抓去中年男子甚至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便猛然凌空飞起,爆炸开来就连魂魄也一并瞬间破碎

蓦然间,王墨眼神微变,此人不知身在何处,仅虚空一招,便能将伤门半步五宫的仙者随意捏死可见此人的修为之高

王墨并未开口,他知道,那人必定会先行开口,果不其然,虚空中片刻便传来那深厚的声音:“仙友!门无理在在此认错了”那人说是道错,但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的退让,有的只是无尽的狂妄与理所当然的平静

见王墨并未开口,那人又道:“仙友!倘若无事还请都外之界深处一聚在还好当面赔罪”

眼眸微微闪动,王墨对着虚空朗声道:“放了我兄弟!”

虚空中传来一声轻笑,又道:“仙友误会了三个仙友此刻正在与在的朋友喝酒聊天就差仙友你了!“心知那人话中有话,王墨冷笑一声,旋即说道:“好!在必定前去”话毕便不再搭理虚空之人,身子微微一动,便消失在原地!

而那虚空之中,也瞬间没有了声音!

都外之界深处!

方青石盘腿坐在地上,双眸微微闭着,额上更是缓缓的流淌着汗水!

片刻之后,方青石缓缓的睁开双眼,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自语道:“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先前那虚空之人赫然便是这方青石!

而刚刚杀掉那中年男子,并且和王墨长时间的远距离交谈,方青石显然是倾力而为!

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翠玉葫芦,方青石在心中暗暗道:“倘若控制不住,这将是自己最后的王牌!”

一连数月,王墨都在极速飞驶,体内虽说有着杀气仙力,但此刻的王墨却也是异常疲惫,轻叹一声,王墨一个瞬身便落在一处密林之中!

飞驶了半月,这天上的雪也是了数月之久,此刻的都外之界堪比一处虚无的雪地,无论是高耸的山脉还是百丈之高的密林,均都被这天降之物覆盖!

王墨此刻半躺在一处巨树的树干上,不时的轻饮这手中的清酒,看着漫天的雪花,王墨轻轻的叹出一口气!

王墨所呆的那处密林,此刻已然看不到任何树木,有的,只是一片白花花的雪原。

阵阵寒气,从这雪原之上散出,有一种绝望的味道。

在王墨休息的第三日,自空中飞过一红衣女子,此女速度极快,但经过王墨头顶之时,似是发现到王墨的存在,猛然速度减慢,自虚空缓缓落,落在王墨所在树干的尽头!

此女肤色白皙无暇,好似胜雪,她的相貌,并非绝美,但却有股仿若寒冬一般的冰冷,似乎这冰雪,都不及她寒冷的一分,然而其却穿着一身大红的长袍,在这万里雪白的地方到显得异常引人注意!

红衣女子先是静静的看了王墨片刻,之后似是不确定,又轻轻右手一翻,一副画轴凭空出现,那红衣女子盯着画轴看了片刻,之后目中寒光涌现,语气冰冷的盯着王墨开口道:”你可是王墨?“感受到红衣女子目中传来的杀气,王墨表面依旧平静的喝酒,心中却是暗增警惕,此女一身修为虽说只是伤门五宫中期的境界,但王墨清楚的自那红衣女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这是王墨自踏入仙路以来从来没有的感觉,即使面对那方青山王墨也只是略微忌惮,而不是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心中暗暗警惕祭出避仙罩护身,王墨轻声道:”正是在!“那红衣女子冷笑一声,收回画轴,又问道:“贺誉三人与你是何关系?”

听到女子提及贺誉三人,王墨身子微微动了动,轻手一翻收回酒囊,回答道:“是在的兄弟”

话音刚落,那红衣女子冷笑一声,银牙微咬,冷声道:“好那就还我叔叔命来!”

旋即,娇躯猛地化为一道红影,双手快速结印,一道数仗宽大的冰柱急速击向王墨面门,速度之快,即使王墨事先暗藏戒心,也是一惊,好在暗中王墨偷偷祭出避仙罩护身,否则即使王墨拥有杀气仙力也得着了那冰柱的亏!

那红衣女子见到自己的冰柱距离王墨不过一丈之距,竟诡异的破碎开来,旋即目光冰冷,冷声道:“果然有些道行!”

忽然间,她张开手臂,嘴里发出一阵阵复杂难明的咒语,顿时,一股狂风自天空莫名的吹出,紧接着,地面上的积雪,猛然间就好似活了一般,凌空飞起,环绕其身,顷刻间便化为一条百丈雪龙,甚至连身上的鳞片都淋淋尽致,咆哮着自王墨极速而来!